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文明世界】(01)【作者:bbn023】
【文明世界】(01)【作者:bbn023】
字数:387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梦之卷

            第一章、失忆的南行列车

  2014。2。8。

  这不是个什么好日子。

  车票上标记着列车的班次——Z163。

  春运的熙攘在行人的视野里全都是喧嚣和聒噪。

  车票的旁边放着的是身份证。

  秦庭,男,汉族。

  可如果仔细看去,与这个人却并不相像,但现在这是他唯一可以使用的身份。
  好在买票检票都是在傍晚,西北的苍凉大地此刻终于给了他一点渺茫的希望。
  混入火车站内,算是迈出了第一步。

  这是西北五省最大的客运中心,地缘特殊,向来都是各色人群来往漂泊,那些面孔,在这个特殊的时间里,显得分外的焦虑急促。

  可饶是如此,有些讨生活的人也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,比如那几个手捏毛糙车票在寒风里瑟瑟发抖的骗子,又或者那些衣衫褴褛已被骗过又困顿在这座古城里的灰色人口。

  没有什么怜悯,也没有什么关怀,世界是残酷的,秦庭稚嫩的面孔下,无声变换的口型在告诫自己,不要心存任何侥幸。

  火车站内难得能听到广播的声音,那四围的各色人等彼此操起南北各地的方言,高声喧哗,远远就遮盖住了那秦地腔调的普通话女声。

  不过这种感觉让秦庭在此刻格外安心,没有了被拆穿身份的惶急,也不必时时刻刻去提心吊胆的防神出鬼没的第三只手。

  困意一点也没有,秦庭饶有兴致的环顾扫视,在脑海中不断记录着一切有可能会使用到的信息。

  等待是漫长的,扫地的卫生工人略显敷衍地在走廊四处摆动扫把,又一边面无表情的扫视过这些疲惫的面孔。

  气味异常难闻,但对秦庭来说,这种混杂的气味还算习惯。

  夜幕渐深,列车在许久之后进站,晚点已经许久,秦庭在转瞬之间聚集起来的人群中,难得挤到了前几位。

  身份证已经揣在布兜里,在这个时间已经十分单薄的外衣辛劳的维持着他的体温,前方是百无聊赖站在栅门外死等检票时间到来的工作人员,他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个女人。

  西北这片土地至今依旧带着蒙昧时代的余味,背后那些为避冬寒袄服深裹的中青年男女,又或者年过半百依旧来往务工讨些生活的老汉,都在一分一秒的数着LED上的数字殷切相盼。

  这女人,浑身充满了被岁月打磨过的痕迹,已经没有了那些情韵的余味,麻木和鄙弃写在脸上,却显然无力逃脱这深沉的现实,又或者无意逃脱,于是在平平无奇的面容上,又多了为人厌恶的漠视。

  臀瘪,腰尚算细,胸围不大,面妆不浓,短发披肩,唇略小,目色无神。
  这样的女人,放在发廊里,也就是个底层水平,最多也就是挣个辛苦钱。
  秦庭注视许久之后,这女人也仿佛终于觉察,抬头深深望了一眼秦庭,然后便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去,目光扫过LED上的暗红色数字,提起钥匙打开了栅门。
  和那些被行李夹裹着的人不同,秦庭尚算是轻装而行。

  栅门打开,急切的人群便瞬间向前涌动,那女人却早已见惯,匆匆避开。
  秦庭是第五个走过栅门的人,栅门外有长长的走廊,昏暗急促之中,也没人关注他做了什么,又或者即将去做什么。

  他想跟着那女人,去摸摸她那干瘪的臀,感受一下那深藏在衣物里不见天日的乳,却无奈,不敢再这里多做停留。

  一切恍如惊鸿一瞥,秦庭便止住了这涌动的欲火,大步跑动,冲在人群最前列。

  Z163陈旧的外皮在几个转交之后映入眼帘,匆匆对票走进车厢后,这才知道世界的凶残。

  包裹和杂物堆满各处,来往车厢的连接处,垃圾袋的容量已经不堪承受,艰难走过这段,又被各处林立的人群震撼。

  找到座号,请那占座的人离开,秦庭蜷缩在窗前,思考着所有可能的行路。
  秦庭发觉自己失忆是在七天以前,而他能回想到所有的开始,都是那场大火,或者按照秦庭的推断,那场大火就是秦庭的命运拐点。

  曲山的火,烧掉了整整一个自然村的范围,漫山遍野的火,肆虐之后,只剩焦土。

  秦庭是被波及到的最后一个。

  天亮以后,酒意淡了,他才惊觉周遭剧变,那时候,他只想起了失足摔下垄坎的那一幕。

  更多的信息,一点也记不起来。

  可秦庭觉得,他不应该继续呆在这里,等待什么,或者,被变成什么。
  于是秦庭辗转,长途客车转车几次,其间又坐过几次小面包,等到两天之后,他到了长安。

  那时候,囊中何止羞涩,仅有的七百块,到现在所剩无几。

  怀里的身份证,是在火车站外捡的,身份证旁边,是最后的行锱。

  不用再看,秦庭也知道,只有一百五十三块二毛。

  这几天来,他是数着这些钱一点点离开布兜的。

  火车在不久之后重新开动,秦庭的心却渐渐沉了下去,未来的一切在他的视野里开始变得有些迷离。

  他觉得自己应该受过一定程度的教育,但也不会太多,毕竟年岁不长。
  手脚没有老茧,中指指甲有些过于侧里,这像是长期使用中性笔用力的痕迹。
  秦庭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学生吧。

  可惜,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。

  他原本穿着的衣服,不是西北乡镇学校常见的校服,而是一件保暖衬衫,特别破旧,补丁不少,就好像是从垃圾堆里捡出来再缝缝补补,用来勉强保暖的一样;下身则是牛仔裤,鞋袜泥泞不堪,那让他觉得,有些惨淡。

  冥冥之中,他觉得自己不该给很多人再带去什么麻烦。

  于是这一路,他尽可能的隐匿着自己的踪迹,不敢声张,就想让所有人,都以为他在那场大火中,形神俱陨。

  火车驶离长安之后许久,终于停靠了一会。

  秦庭这时才从漫长的思绪中回归现实,再打量四处,却是越来越拥挤,已经没有什么走廊,那些去厕所和取水处的人,全都是人挤人,人掀人地在艰难移动。
  有座位的人都是幸福的,此时夜深,大多沉溺在梦乡之中。

  而那些站着的人,惶急不耐,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打发时间。

  看到近处,秦庭这时觉得,在离开了西北那片让他绝望的土地之后,上苍终于开始垂怜于他了。

  他这里是九号车厢的最末端,背后是十号车厢,车厢四处又较为昏暗,本不是视线特别好。

  借着窗外蔓延进来的灯光,他才看见四周的景象。

  秦庭的身边,三个女人狠狠地挤在他身边,两人的座位现在是四个人的空间,而对面的那对情侣已经睡露轻鼾。

  最靠近秦庭的女人显然觉察到了什么,有些惊慌,又嗔怪似得瞪着他。
  秦庭装作不知,甚至还把左手又往女孩腰间伸过些许。

  挪动之中,自然惊动了紧靠这女孩的左边那位。

  这三个女人中,最左侧的那个,大长发,又紧抱着包裹,戴着眼镜,十分有书卷气,应该是个学生;中间的那个,面容比起其他两个,要略微精致一些,短发,有一点俏皮的意思,应该也是个学生;而右边的这个,紧靠着秦庭,所以秦庭看的也最清楚,外面穿着大衣,而从领口看去,里面却是紧裹着的绒毛衬衣,她把长发挽起,在后面盘起一个发髻,面容并不俏丽,但却在妆容的修饰下,显露出些许成熟女人的韵味,体态较为丰盈,却让人感觉到一点深沉的亲近感觉。
  中间的女孩对秦庭歉疚的笑笑,紧紧衣服,向左靠去一点,让出些许空间,好让秦庭的左手可以自由一点。

  于是秦庭便从善如流,搂住了最近的女人,手掌轻轻覆盖在女人腰上,虽然没有其他动作,却在这小小的空间之中,散布出极大的危机感。

  顿时这女人便满脸哀求,见状,秦庭心下明了,她也是孤身而行。

  秦庭这就心神大定,不言不语,仿佛忘记了自己的手还紧搂着这女人一样,而这女人看他没再有进一步的动作,也似乎放下了些许的戒备,面容上紧蹙的眉头,舒展开了不少。

  夜还深沉,车厢中偶尔还涌入几个人来,但这拥挤的人群,让原本的餐车,乘警,都没有了什么工作的可能。

  而人群堆搡,各自又看的很紧,那些徘徊于灰色地带的人群,也暂时收起了四处迸流的恶意。

  时间一点点过去,中间的女孩不由自主的被推搡过来,腰侧靠着秦庭的手腕,她似乎也逐渐接受了这个情况,倒变得坦然许多。

  在秦庭怀里的女人,倒是在秦庭暂时的安分之中,度过了内心挣扎的时期,在徐州站前,甚至把身体向秦庭靠去了许多。

  她倒是放心。

  徐州站停留的时间要比郑州站多一些,九号车厢终于有人下车,虽然并没有彻底改变拥堵的状态,但也终于让很多站着的人,有了腾挪的空间。

  比起这些人,秦庭深深感戴于买到坐票的幸运。

  火车再次开动后,秦庭怀里的女人却突然有些躁动,他略一思虑,便已明了。
  对面的情侣已经醒来,女人叽叽喳喳的有些聒噪,那男人心不在焉,有一搭没一搭的应承着。

  秦庭见状,敲了敲桌面,瞪了那男人一眼,那女人便满是质询的意味,有些像是被倒着撸了毛的母猫,满眼的凶性。

  秦庭便不得不盯着那男人开口。

  「过分了啊。」

  「大过年的,谁也不容易,不要动不动就耍这种流氓。」

  声音不大,那女人却听的清楚,横起胳膊恨恨的捅了那男人一肘弯。

  可惜的是,这男人并没有就此打住,于是桌下的腿就反了天。

  秦庭怀里的女人无奈,可怜兮兮地望着秦庭,让秦庭有些无地自容。

  某种意义上,那对情侣算是帮了秦庭。

  怀里的女人在两相无奈之下,选择了秦庭这个看似安分的男人。

  秦庭本不大,若是光看面容,也就十六七岁,可这身破烂的衣服,却让他有了二十多岁农民工的感觉。

  秦庭把这女人懒腰抱起,把她双臀放在胯间,双腿排开,从秦庭双腿间绕过,抵在车厢边上,再把左腿右腿勾合,于是这女人便被保护在秦庭怀里,不再受那男人骚扰了。

  而那对情侣中的女人,也似乎终于不忿男友的作为,把双腿紧靠在秦庭腿上,封挡住了那男人所有的可能。

  那男人转而想要在对面的两个女学生身上找点好处,却遭到了那俏丽女孩直接的反击。

  含怒的笔尖戳起来有多痛,也只有那男人自己知道了。

  秦庭怀里的女人被所有人认为是秦庭的女朋友,只有她和秦庭清楚事实。
  可这个女人也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子,又似乎是认命一般,开始有点依赖秦庭的意味的动作倾向了。

  对此,秦庭自然乐见其成。

  在大衣和桌面的遮掩下,这里成了难得的私密空间。

  秦庭在女人的配合下,左手从大衣中揽住女人的腰,而右手则抚上女人的奶罩。

  桌面上是那个女学生抱到手酸不得不放下的行李包,彻底挡住了秦庭右手动作的痕迹。

  女人的臀在秦庭胯下缓缓蠕动着,那大衣早被两人搁置在左侧。

  在情欲鼓动下春意渐浓的面庞,贴在秦庭的脸上,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。
  奶罩自然不是秦庭想要的终点。

  秦庭把手插进女人的裤子里,轻轻拨弄着女人的外阴唇。

  女人凑在秦庭耳边,轻轻嗔道。

  「坏人。」

  却换来秦庭当面一啄。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